您现在的位置:广南县人民政府>古句町神韵

广南县九龙山壮族神谷转植交接仪式

作者:林颂 来源:广南县摄影家协会 点击数:541 更新时间:2013年03月29日

广南县九龙山壮族神谷转植交接仪式

林颂 

广南县九龙山壮族在一年一度十次的祭祀活动中,神谷转植交接仪式排在第一位,祭祀结束的第二天,村民就可以整理田地,泡谷洒秧种,拉开年度大春生产的序幕。

壮族稻作文化源于者兔乡的九龙山下,这里历史悠久,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直在这里延续。据《广南府志》记载,九龙山为“万山鼻祖,江河之源”。海拔1933.7米,是当地壮族同胞心目中的圣山。

   3月23日(农历二月初十二),笔者一行四人经请示寨老同意,在当地支部书记余兴辉的带领下来到那贝村陆家宏的家进行采访,采访结束后,60岁的首席麽公龚正福开始念咒取火种,带着行头和那贝、那拉、拖桐、坡茂、板内、克安、里纠、里毕等11个村的寨老前往祭坛。这个祭坛的壮语叫“母萨”,汉语叫什么,谁也不知道。自古以来,老辈人就这么喊的,笔者一行外人也怀着崇敬的心情寨老们走的方向另辟蹊径来到了祭坛,祭坛坐东向西。

龚正福麽公的助手在祭祀前搭好一张桌子一样的木架子,铺上一些树叶,把所要供奉的祭祀器物摆放其,架子后面挂上一张用白布画的标有二十八颗星宿的图腾帛画壮语叫做“弘町”,上面的图案叫做“美满”。上树一棵、花瓶一个,花瓶下面为一个梯形底座。图腾两边是马料和拴马桩,马料是4个包谷,一边两个,分别放在两个小簸箕里,拴马桩是两根小木棍。

中午两点钟,麽公龚正福开始念咒打卦请求一个壮语叫“弘温宙”的大神庇护九龙山下的子民五谷丰登。随后,吩咐各位寨老在祭坛上杀猪祭祀,龚麽公告诉笔者说,今天祭祀是请求 “弘温宙”大神,意译为炎帝神农氏。所供奉的牺牲品只有一头健康漂亮的小公猪。猪,无论大小,酒12斤,只要有一份心意就成。

祭祀结束后,凡参加祭祀的寨老都要一起分食祭祀所用的酒肉,吃不完的就留在祭坛,不允许任何人带回家,否则,祭祀就不会灵验了。

下午五点钟,各位寨老又集中到陆家宏的家举行神谷转植交接仪式。这个仪式只是一个口头形式而已,都按名单上排列的进行,都排到2016年了,今年由拖桐村的陆卜文家转植神谷,壮语叫神谷为“口弘”,壮语叫神田为“那弘”,只有1.3亩,产量不过千斤

可惜的是,当天清晨的祭祀汤圆仪式我们没有看到,据麽公龚正福说,祭祀汤圆仪式是在各家各户举行,必须在太阳出山之前祭祀完毕,汤圆还不兴放油盐、或者糖之类的作料。祭祀完毕,全家人要把汤圆吃完,表示清白圆满的意思。如果太阳出山后汤圆都还没有祭祀完毕,今年的庄稼就会枯萎烧苗,没有收成。如果大家都按照老辈人传下来的规矩祭祀,就会如愿以偿。

在九龙山壮族的稻作文化活动中,还有更多的讲究,今年祭祀的是农历二月的第一个属“鼠”日(按照传统,在这一天祭祀,秧苗不会遭虫害)。从祭祀的次日起的一年当中,凡是属“马”日,九龙山周围的村民都不得动用农具和下地干活,否则,会遭虫害。谁违反规矩,谁家就要受罚,当然,处罚的酒肉要够九龙山周围所有男丁吃一顿就行了。

多年来,广南县对稻作文化的研究也非常重视,多次邀请专家学者到广南调研指导。

2006年8月20日至24日,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稻作文化委员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中国壮族稻作文化与区域经济文山学术研讨会”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苖族自治州召开。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余未人、国务院研究室社会发展司处长林秋朔博士、清华大学文学院教授黄国营、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梁庭望教授、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主任祁庆富教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稻作文化专业委员会理事兼执行主任刘芝凤、文化部艺术研究院主任苑利博士等4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参会者百余人在广南、富宁、丘北、文山四县(市)考察了当地的壮族稻作文化民俗,并就壮族稻作文化的保护与开发问题展开了研讨。

   广南作为我国壮族原生态稻作文化保存较为完好的地区之一,特别是各壮族地区久已失传的原始祭祀、鸡卜、图画文字等还遗存在广南九龙山古老的村落里。与会的专家学者对这些稀的壮族文化“活化石”能保存至今都惊叹不已,幸甚至哉,笔者便恳请专家馈赠墨宝留念,各位专家学者一致推选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粱庭望教授在广南县文化馆馈赠墨宝“稻作之魂”留念。这对我国壮族稻作文化的探索具有深远意义。

【字体: 打印文章